北京理财网平台

陕南孝歌《薛仁贵投军》

陕南孝歌大全2019-05-23 01:33:04

孝歌《薛仁贵投军

提起唐朝李世明,睡到三更得一梦,

说给军师徐茂公。

盖世文真可恶,他把我围困在污泥河;

盖世文他凶得很,他与我把江山平半分;

害得我唐王颤兢兢,我今还有几大臣;

谁能救我堂前事,我要把它江山分半分;

谁人能救我李世明,他为君来我为臣;

猛然来了一位白袍将,

手拿黄天化打败了盖世文;

我今问他的名和姓,他说字句我不知音;

日出东方一点红,雪花飘飘隐无踪;

三岁孩儿千两价,保主跨帅去征东;

茂公一听有诗吟,我今梦见龙门县的人;

他的名字叫薛平贵,家住山西龙门县的人;

我主有了龙门县的人,你的江山能太平。


李世明把话论,叫一声军师你是听,

我今也想到龙门县城。

徐茂公这里把话论,叫一声我主你是听;

你今下他一道圣旨,要到龙门县去招兵;

你今招兵十万人,就有薛平贵来投军;

李世明一听喜盈盈,要到龙门县去招兵。


李世明来把话论,叫一声张士贵你是听,

我派你到龙门县去招兵。

张士贵应了唐王得令,点起人马进了城;

张士贵来在龙门县里,扎下大营放招令;

他今招兵十万人,未有薛平贵来投军;

我们军师三起论,果然薛平贵来投军;

张士贵一听脑得很,不要薛平贵来投军;

你回来要坐我的位,我吩咐手下几个人;

要将薛平贵打出门,不让薛平贵来投军。


薛平贵这里怒气生,骂的张士贵不是人,

二次还要来投军。

薛平贵改名叫薛礼,二次来到龙门县;

张士贵一见起了气,吩咐手下几个人,

要将薛平贵打出营,不让薛平贵来投军;

打得薛平贵怒生真,我今辞别投不了军。


打得薛平贵怒气生,

我命中注定投不了军,

我投不了军转回程,路上遇见了陈咬金;

山中来了一只黄斑虎,要吃千岁程咬金;

陈咬金吓得战兢兢,大喊三声来救命;

薛仁贵这里往前赶,来到此处黑风岭;

三拳打住了花斑虎,打救了千岁程咬金;

陈咬金这里把话论,叫声白袍将你是听;

你的本事大得很,咋不到龙门县去投军;

薛平贵这里把话论,叫声千岁爷你是听;

我今投军未投成,张士贵将我打出门;

程咬金一听就怒气生,

明天我给银钱又去投军。


薛仁贵这里喜盈盈,手拿银钱去投军,

下坏了张士贵父子三人。

薛平贵来到龙门县,直接要把张士贵见;

张士贵吓得战兢兢,叫声仁贵你是听;

你上次投军未投成,我把军友责一顿;

我主他说做一梦,找到薛仁贵是犯人;

皇上叫我来找人,找到薛平贵问斩刑;

薛平贵一听战兢兢,叫声张总爷你是听;

你今放我转回程,感谢你对我救命之恩。


张士贵这里把话论,叫一声仁贵你是听,

我今放你万不能。

我今放你你跑了,我拿什么去缴令;

我将你押之在活动营,

你在活动营里安下身;

等你一同又去见,我在皇上面前说句情;

薛仁贵一见心欢喜,

就在活动营里安下身;

一路家中受魔乱,跟去见女婿和何宗宪;

张士贵犯下了请愿旨一对,

要到午门问斩刑;

李世明请到了白龙县的臣,

怕的一个江山才能太平。


李世民见上把话论,叫一声军师你是听,

你的三弟郭元林。

李世民这里把话论,叫声薛仁贵你是听;

我今赐你掌帅印, ? 你又领兵又挂帅;

薛仁贵一听喜盈盈,要保唐王坐龙庭;

只想报答三千并三败,

总保了唐朝断了悲哀。